您当前的位置:  主页 > 新闻中心 >
  • 会场全景
  • 艺术还是一种巨大的经济力量,艺术在满足人需要的同时,创造了巨大的经济效益,已经成为身价亿万的产业。
  • 未泯于众,未困于藩,知我辈犹多硬骨;
  • 沈从文是汪曾祺在西南联大读书时的老师。两人很对脾性。以前看沈从文写给张兆和的情书,叙事抒情之后,写他住所窗外婉转的鸟鸣,而最后一句是:杜鹃还没有开口。惊艳!任什么美人也会被打动。他爱自然,他笔下的边城、长河,他的湘西。人,进入社会以后不应该忘了自然。写作外,沈从文迷恋文物。他搜集瓷器,汪曾祺记得,有一个时期他家里用的餐具都是很名贵的旧瓷器,就是不配套,因为是一件一件淘来的,所以他们家饭桌上的杯碗盘碟一定很有趣。他一度专收清花瓷,买到手,赏玩一阵就送人,西南联大好几位助教、研究生结婚时都收到沈先生送的雍正青花的茶杯、酒杯。他还搜集旧纸,乾隆以前的,多是染过色的,瓷青、豆绿、水红,美丽至极,纸质细腻,汪曾祺形容像“煮熟的鸡蛋白外的薄皮”。他还研究丝绸,弄到许多大藏经的封面——都是各色各样的丝绸;研究刺绣,就搜集衣裙乃至扇套、香袋、眼镜盒,研究上面的刺绣针法。他给汪曾祺看过一种绣品,叫“七色晕”,是用七种颜色的绒绣成一个团花,看得汪曾祺直发晕,对着“发烧”的痴迷的老师纳闷:他是从哪儿“寻摸”来这些物件的呢?
  • 为了抱得美人归,萧润邦可以说是豪掷七位数,加上老婆有意追猪宝宝,萧润邦在新的一年里面也都有了新的规划。为了赚定奶粉钱,萧润邦就透露有意再发展甜品生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