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:  主页 > 新闻中心 >
  • 开场舞 欢乐满春天
  • 丁观鹏 佛像
  • 2019-09-23
    *杨树叶子乍见淡淡的鹅黄,一整排迎道杨的戮力齐心才勉为一丝春天的勤恳。坟地上野草正荒。 *远山的黛影入不了回忆的法眼,塔寺庙的浮屠盘绕一群经文的燕子,叽叽喳喳奢度黄昏。苹果园或樱桃园,追问被时代厌弃的小麦田。 *枯水期的河水啊,我站在土崖高处看到你,斑鸠的呱呱一遍遍催促刀尺,再被土塬空阔的回音器放大三次,酸枣的枯枝噗嗤一下扎破了我的手指。 *看到了你我才理解深深的孤独,虽然历代有人埋在周围,满面黄土盖不住他们受苦的皱纹。依然是你九曲十八弯不减分毫。昨日宛然今朝。 *历史掩埋了皇亲国戚,在这片贫瘠的风水宝地,有人挖出了瓷碗、兽骨也有人挖出了印章的风流,而它让我捡起的却是一枚童年的黑漆皂角,不知这些重见天日的丧器,有否怀念地下的风光? *生活在这里,有黄河裹挟,这很难说有什么好处,但你没的选择,四川人来过,为你抵御日寇,河南人来过,为你捕捉鲤鱼,三门峡的泥曾为你无谓地倒灌渭水,传说中的大禹站在这棵柏树下眺望,为你疏通了命脉,到如今,哪怕你空空的体内已无天下的富足,在你的无底之心大海依旧徒然无边,在你生命的中途,我亦觉得你的流淌加深了个人的枯寂 *一艘渡船奋力挣扎,哒哒哒,斜斜冲向上游,然后在航道的中央熄火,借着水势飘到对岸,写成一个草草的人字,水流激烈,起灭一眼眼的漩涡,二十分钟左右,缆绳缠住一颗摇摇欲坠的柳树,在松软的河岸临时刨开一个渡口,手忙脚乱地放下吊板,一脚踏上灵宝县的柳林。
  • 2019-09-23
    中国楹联论坛 丁酉联集之
  • 正堂内的壁画